【出國社會實踐】“湘潭大學情殺案”曾愛云:拿國家賠償后盡快成家


發布時間:2021-04-10 22:45:27 閱讀量:977 作者:棟軒

媒體時評人“午夜侃人”認為,“冤案主角與犯人有別,但同樣的蹲獄經歷,也決定了救濟形式上的相似性出國社會實踐。時下對冤案當事人的救濟方式多限于賠償,而系統化、立體化的善后救濟則不明顯。對冤案主角們來講,他們的蒙冤入獄經歷,出獄后與生活脫節的焦慮,都會導致其情緒的易波動。這也內含著復合式權利訴求:政府對其的幫扶,應更系統化,也該置于廣義補償的框架下,更為持續。而社會也該向其伸出公益援助之手。”

湘潭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對因“湘潭大學情殺案”在看守所里關了12年的曾愛云給予國家賠償127萬元。

12年,是曾愛云從26歲的青年步入38歲接近不惑之年的時間,也是他從躊躇滿志的研究生到看守所死囚的時間。當年照片上梳著中分、神采奕奕的小伙子,變成了一個神情恍惚、身材發福的中年單身漢。

今年7月21日,曾愛云被無罪釋放,這是他漫長牢獄生涯的結束,也是他艱難重新融入社會的開始。因為被釋放的理由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曾愛云時常感到很大的壓力,覺得“沒有真正還自己清白”,也被人嘲諷是“因為有關系才被放出來”。

曾經是四個院系學生會主席的曾愛云,被無罪釋放后相當長一段時間都抗拒和別人接觸,他不服當年不如自己的同學現在都比自己強出國社會實踐。他拒絕了企業的工作邀請,怕自己長期與社會脫節,無法適應工作反而欠下人情。

“國家賠償下來后,我想盡快成個家。”曾愛云對《法制晚報》記者說,他感覺人生就像回到了起點,現在做什么事兒都缺少信心。他想一切都快點過去,安安穩穩地過日子。

案發經過 因感情問題談判 情敵三小時后身亡出國社會實踐

曾愛云再次回到母校湘潭大學已經是12年后。剛出獄一個星期的他,回去辦身份證的事。“那本應是我最值得懷念的一個地方,但現在它也是我最傷心的地方。”曾愛云說。幾個月前他拒絕了可以回湘潭大學繼續讀研究生的邀請。他感到很無奈,畢竟自己已經38歲了,生活的壓力讓他無法再回到象牙塔安心讀書。

2003年9月,曾愛云考上了湘潭大學的研究生,他想不到自己的讀研生活只過了57天便戛然而止。開學一個月,他在一次選導師會上遇到了同班同學李霞,兩人很快互生情愫。此時,李霞正與相戀多年的周玉衡鬧分手。

2003年10月27日,周玉衡打電話給李霞,告訴她曾愛云的生活作風有問題。曾愛云給周玉衡打電話解釋,周玉衡說自己因為李霞離開精神趨于崩潰,不能沒有李霞。曾愛云表示,自己愿意將李霞還給周玉衡。

后來法院判決書顯示,當晚8點左右,三人約在圖書館見面談判。見面時,周玉衡是被同班同學陳華章攙扶著下來的。此前,陳華章早已將事先備好的安定藥片搗碎溶解,投放在周玉衡的茶杯中。

曾愛云還以為周玉衡的異常是“精神崩潰”的表現,他把李霞的手放到了周玉衡的手上,示意他們和好,自己隨即轉身離去。沒想到,李霞最后還是跟了上來,周玉衡也在陳華章的攙扶下回到宿舍。當晚11點40分許,周玉衡的尸體在工科樓下被發現。

判決變化 幾次被判死刑 終因證據不足被釋放

從晚上8點多見面到周玉衡身亡,這三個多小時發生了什么,是一個12年都沒有答案的問題。案發后,陳華章稱目睹曾愛云殺人。但警方同時調查得出,因周玉衡受到導師器重,陳華章對周玉衡心懷嫉妒,也存在殺人動機。警方認定曾愛云、陳華章有殺害周玉衡的重大嫌疑。

在案發的前一天,曾愛云還在忙著勤工儉學。家庭條件并不寬裕的他在日常的學習之外,還要去工地打工、去湘潭市高級技術學校當兼職老師以維持日常開支。那時,曾愛云的學習成績很好、個人能力很強,是湘潭大學四個院系的學生會主席,他對未來野心勃勃。但他的一切希望都在2003年10月27日之后煙消云散。

2004年9月,湘潭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曾愛云死刑、陳華章無期徒刑,緊跟著而來的是漫長的牢獄生涯。剛進看守所時,曾愛云并不習慣和里面的人打交道。當時他也在給相關部門寫信,“我在這里呆多久、哪怕死在里面都沒關系。但是你必須要給我一個清白。”但是,他沒有收到答復。

12年間,“希望”這個詞一直在曾愛云身邊時隱時現,他的心情隨著每一次判決結果而起伏波動。2005年12月、2010年6月,湘潭市中院分別再次判處曾愛云死刑、陳華章無期徒刑。

幾次維持原判的結果出來后,曾愛云曾幾度在看守所里嘗試自殺,但是都沒有成功。隨著精神打擊而來的,是身體防線的全面崩潰。曾愛云回憶說,看守所的溫度只要稍微冷一點,自己渾身就開始哆嗦。那幾年,他吃遍了看守所里包括感康、白加黑等所有感冒藥,一個星期打三次點滴,就是不見好。“我第一次感覺要死在那里了。”曾愛云說。

后來,他在看守所的電視里了解到趙作海、張氏叔侄等蒙冤案件相繼被平反,曾愛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希望。他在監獄里開始堅持鍛煉,身體開始慢慢恢復。終于,他等到了這一天。在看守所的第4382天——2015年7月21日,曾愛云被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無罪釋放。陳華章犯故意殺人罪事實清楚,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曾愛云的辯護律師鐘致遠對《法制晚報》記者表示,在曾愛云被拘留、審判、判刑過程中,報紙、電視等媒體多次以“湘潭大學研究生勒殺同門案”、“馬加爵第二”等進行報道,在全國范圍內對其名譽權造成了影響。

昨天,曾愛云和鐘致遠在去領取國家賠償文書的時候,向湘潭中級人民法院建議,希望法院能在報紙上發一個公告,向曾愛云賠禮道歉,法院方面表示會考慮鐘致遠的建議。

釋放回家 母親做拿手菜 他吃不出從前味道

從湘潭市回到曾愛云的老家邵東縣野雞坪鎮,坐汽車也就兩個多小時的路程,曾愛云卻走了12年。

回到自己闊別多年的老家,曾愛云一路上發現家鄉的面貌早已變得難以辨認。老母親早早就等在門口,不住地抹著眼淚。曾愛云看到比以前更加瘦弱的母親,鼻子一陣發酸。穿越了一片雜草叢生的小路,曾愛云攙扶著母親趙春秀從家門口走進了屋內。

曾愛云是早年間唯一一個從野雞坪鎮走出來的研究生,他是全村的驕傲。進了看守所之后,村子里開始有一些風言風語,也有好多人因為曾愛云“殺人”的事開始疏遠他們家。

母親趙春秀因此受了很大打擊,早年因骨髓炎手術落下殘疾的她開始失眠和失憶,需要靠藥物來維持睡眠,有的時候吃了藥也不管用。想起曾愛云,趙春秀夜里睡不著就開始哭,枕頭哭濕了一面就換另一面。

回家當天,趙春秀給曾愛云做了他以前最愛吃的家常豆腐,但是他卻再也吃不出以前的味道。“媽媽年紀大了,眼睛也不好,放鹽不知道分量了。”曾愛云說,現在一吃到這個菜自己就覺得心里難受。

曾愛云回到家,看到被母親包得嚴嚴實實已經放壞的雞蛋,心里一顫。趙春秀不知道從哪兒打聽到的消息,以為曾愛云2014年就能回去。她有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家里養的雞,趙春秀也舍不得殺,想留給兒子回來吃。

回家之后, 曾愛云每當外出的時候,必須隔一天給母親打一個電話。曾愛云說,如果不給母親打電話她心里就很不好受。這么多年,再也見不到兒子的恐懼深深地烙刻在趙春秀的心里,只要能聽到兒子的聲音,哪怕只有一句,她心里也會安心一些。

流言困擾 因“證據不足”理由 被傳找關系脫罪

回到家近半年的時間,有神經性頭痛的曾愛云經常會想起在看守所的生活而難受得睡不著覺。因為看守所里空氣不好留下的鼻炎、咽喉炎等病癥時刻折磨著他。

因為曾愛云是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理由被釋放的,他回家之后除了身體上的折磨之外,也經常被一些風言風語所困擾。一天,有個熟人去湘潭大學辦事,無意中提到曾愛云的事情,對方略帶嘲諷地說,“應該是兩個人干的吧,我覺得這個事判小了。我看曾愛云托人找關系才放出來的吧?”這些話傳到曾愛云耳朵里,他心里五味雜陳。

曾愛云覺得,畢竟現在的判決理由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而不是“認定被告人無罪”。他覺得還是沒有徹底還自己清白,因此“現在做什么都沒有信心,壓力很大。”如今,曾經念到研究生的曾愛云連普通話都不會說了。只有在一瞬間,他偶爾講起關于機械、自動化、遠程控制這些專業詞匯的時候,才讓人想起他的研究生身份。

適應社會

找人教網購車票

學習用智能手機

被偷走的那12年,時代的洪流滾滾而去,曾愛云被拋在后面、形單影只。

從湘潭、株洲、長沙、懷化,再到廣州、東莞、重慶,從看守所出來之后,曾愛云為散心去了很多地方。他感慨外邊的發展日新月異,城市燈光的流光溢彩。他不會在網上訂火車票,需要托小自己兩三歲的表弟幫忙。坐高鐵和飛機的時候,曾愛云感到心理壓力很大,覺得自己這也沒見過,那也沒見過。

曾愛云不會用智能手機,他對手機的印象還停留在諾基亞的黑白機時代。他看不懂人們手中的智能手機,更不知道從何下手。他不懂微博、微信,直到現在還弄不懂什么是APP。他感慨,無論怎么說自己以前還是個研究生,現在就連基本的生活工具都不會用了。

他甚至連說話都小心翼翼,怕因為自己的落伍而造成不必要的尷尬。他想擺脫這種狀態。曾愛云讓表弟一點點教他日常生活中要用到的工具。他開始嘗試著和別人打交道,聽他們講自己缺席的這12年中發生的事。

“他們給我講一下我基本上都會了。網上購物、買車票、發快遞這些我都知道了。”曾愛云說,但自己還是會鬧“笑話”。一次,有個朋友要給他介紹對象,曾愛云想把自己的頭像發給對方,卻發到了公開的朋友圈里,他發現后連忙做了解釋。

倍感落差???曾是學生會主席 如今在超市打工

12年前,曾愛云毅然決然地辭去了自己在衡陽鐵路機械廠清閑的車間副主任職位,一同拋在身后的,還有連續兩年在這家廠里被評為先進個人的成績和榮耀。在準備了三個月后,曾愛云如愿考上了湘潭大學的研究生。他仍記得臨走時,車間領導的諄諄教導:“能從這個穩定有保障的環境里跳出來去讀研究生是很不容易。你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理想,我們還是支持你嘛。”

那年曾愛云26歲,他學習成績優秀,神采奕奕地做著學生會主席,和身邊的同學一起干勁十足地處理很多院系的事務。他說自己研究生畢業后想去發展空間更大的跨國公司。12年后,專業知識被遺忘殆盡、和社會脫節、缺少工作經驗的曾愛云又要重新開始找工作了。這一年,他38歲。

曾愛云在被釋放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都在抗拒和別人交往,尤其是同學聚會。曾愛云內心很掙扎,曾經愛打籃球性格開朗的他在學校里朋友很多,但是現在的他連邁出一步的勇氣都沒有。他的同學中有人做了領導,有的搞技術獲得國家專利,有的創業當了老板,只有他停留在過去的原點。他不服氣,自己原來和同學們都一樣,甚至比他們大部分人都強。曾愛云感嘆:“我現在都變成這個樣子了!”

出來之后,曾愛云也曾去超市工作了幾天,工資是80塊錢一天。他說“晚上來貨的時候要點貨,經常要干到凌晨兩三點”,更重要的是,他覺得工作很簡單,自己曾經是研究生,做這個心理落差很大。在那兒工作了五天之后他就不去了。曾愛云說,“自己現在去找工作的話還存在一定困難。”

學習榜樣 羨慕創業成功冤獄主角 擔心失敗風險

曾愛云羨慕用國家賠償的錢創業做了上市公司股東的冤獄主角王建平,但是他也知道,成功的畢竟也是個案,失敗的更多。他顧慮“自己以前沒有做過經商,現在這幾年的創業環境也并不是很好,害怕承受不起生意失敗的風險。”畢竟除了自己,他還要考慮年邁的母親和家里的親戚。曾愛云停頓了一會兒補充說,“我現在需要穩定,讓家人安穩下來后,如果有機會可以去創業。”

他也不想讓別人同情他,他認為“同情過多就沒必要了”。曾愛云被釋放后,曾經有幾個現代農業公司邀請他去工作。但是他覺得這是“欠了別人的”,他覺得償還別人的人情反而會給自己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他更害怕“自己和社會脫節了這么長時間,到公司工作之后適應不了,反而會辜負了別人的情誼。”

從看守所出來的這幾個月,曾愛云幾乎沒有生活來源。他和母親的生活費還需要親戚朋友的救助。這期間,他把困難反映給相關部門,“他們讓我打個報告先申請5000塊錢,從最終給我的國家賠償里出”。

未來規劃 希望政府提供工作 想盡快買房成家

相對于賠償,曾愛云更希望政府給他提供一份工作。他還是糾結于“事實不足、證據不清”的釋放理由,覺得如果政府能給自己安排一份工作,是對自己“不是兇手的間接默認”。別人看到了,也會少一些對他這個案子的風言風語。

有學者的研究顯示,犯人出獄之后,大致都會經歷“興奮期—失望期—重新定位期”的過程。在此期間的積極型救濟尤為重要,否則他們容易變得沮喪,甚至重蹈此前覆轍。

顛沛漂泊了這么久,從未有一個時刻讓曾愛云像此刻一樣如此渴望有一個家。“國家賠償下來后,買完房子后估計就所剩無幾了,我想盡快成個家,也不敢有更多的打算。”

(文/麗案調查工作室實習記者 丁雪)

曾愛云 湘潭 大學

上一篇: 蘭州市長:以嚴格的管控舉措改善當前污染現狀

下一篇: 河北省粉末冶金高速鋼實現產業化 填補行業空白

網友評論:

來自古交的網友說:評論時間:2021-04-10

己選擇的路就要堅持走下去,路上的艱辛,無需抱怨。回復


來自茂名的網友說:評論時間:2021-04-10

正因你已是我今生永遠無法割舍的牽掛,我對你有再多的思念,我對你有再多的牽掛,也換不回擁有你的日子。我愛你和我放下你,同樣都是那么的不容易。我真的很愛你,你的性命中以前有過我,你的世界我以前來過。紅塵中有一個深愛著你的人,有多少愛能夠重來,又與多少愛能夠擦肩而過呢?回復


來自瀘州的網友說:評論時間:2021-04-10

尋夢?撐一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滿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斕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別離的笙簫;夏蟲也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回復


來自郟縣的網友說:評論時間:2021-04-10

想念一個人,需要沖動的感覺。思念一個人,需要深刻的烙印。接近一個人,需要滿懷的誠意。愛上一個人,需要十足的勇氣。放棄一個人,談何容易。回復


來自呂梁的網友說:評論時間:2021-04-10

我不屑與任何一個人去爭。愛我的,不用爭。不愛的,爭來也沒用。任何事情,總有答案。與其煩惱,不如順其自然。回復


來自龍口的網友說:評論時間:2021-04-09

有些時候,我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我的世界里一切都是美的,沒有什么爭奪,吵鬧。我終究是一個人,活在現實。一次一次的失敗,讓我明白我必須有靈魂,有生機,有活力,我才可以活的不空虛,我才可以追求夢想,才能有夢想。回復


來自恩施的網友說:評論時間:2021-04-09

生活有時會逼迫你,不得不交出權力,不得不放走機遇,甚至不得不拋下愛情,你不可能什么都得到,生活中應該學會放棄,就像清理電腦中的文件一樣。人生,就是一步一步走,一點一點扔,走出來的是路,扔掉的是包袱。這樣,路就會越走越長,心就會越走越靜。回復


來自沙河的網友說:評論時間:2021-04-09

聰明人嘲笑幸福是一個夢,傻瓜到夢中去找幸福,兩者都不承認現實中有幸福。看來,一個人要獲得實在的幸福,就必須既不太聰明,也不太傻。人們把這種介于聰明和傻之間的狀態叫作生活的智慧。回復


來自慶陽的網友說:評論時間:2021-04-08

善良和善感在人生的答卷上也會涂上幾筆,起碼是得一個甲加,在物欲洪流的大視野里,涇渭分明,條理清晰。回復


來自宜都的網友說:評論時間:2021-04-08

你要明白,你愛的不是那段時光,不是那個念念不忘的人,不是那段經歷,你愛的只是當年那個羽翼未豐但依然執迷不悔的自己。回復


熱門專題

伊人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缴缴情